你们姓宋的都是活土匪啊?不怒是真好脾气,一怒起来就惊天动地,你们到是给我们点反应的空间啊!!

常歌也跑过来了,抱住常丽丽,“姑姑,不是您想的那样,我真没事儿啊!!!”他就是当时心情不好,被姑姑问起来随口说了一句,没想到姑姑就急了。摸摸姑姑肚子上有脚印的地方,“您怎么样?疼不疼?姑姑?”这是他唯一的亲人了…….

伍铁和周康拦着宋华楠,都没想到这小子看着文质彬彬的,却这么敢下手。先不说常丽丽是个女人,就说看着她那张还挺不错的脸,也是应该下不去手的吧?

“消消气,消消气,都是块堆儿的,哪儿至于的……”伍铁按着宋华楠,让他坐下。这么一来,就算他想冲过去打人也能被拦住,“小孩子说说话拌拌嘴,这是常事。大人搀和什么啊?”很是不赞同的看了常丽丽一眼。

常丽丽被踹的也不重,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搂着常歌,“阿笙仗着自己聪明就随便欺负人,我们常歌老实孩子一个,说,说不过她,打,我们常歌这下不了手。难道就让她这么白白欺负了不成?没父母怎么了?没父母我们也能好好过日子挣大钱!!干嘛这么欺负我们啊?”常丽丽真的哭了。

这件事不单是常歌的逆鳞,也是常丽丽的。她自己只有生母,却在她不到十岁的时候就得病死了。后来她被常歌爷爷收养,等常歌出生,他父母出国不回来也不要他了,她就一心只把常歌当成自己的儿子养大。这里面多少有些同命相怜的感觉,但常歌是她最宝贝的宝贝,谁都不许欺负常歌!!!

女人的眼泪是大杀器了。这会谁看见哭得气竭声嘶的常丽丽,心都软了几分。周康暗自捅捅宋二笙,你再不出声,你老叔就要成过街老鼠了。

宋二笙确实不想说话。但老叔被人嫌弃她也是不答应的,“我都没哭您哭什么?整天演的这么认真,要不直接做演员算了?免得您一天换八个性格,最后人格分裂找不到自我……”

“……..”好损啊…….不过说的挺对的啊……

常丽丽哭声顿时就停了。眼泪都不擦目瞪口呆的看着宋二笙,抬手想指着她,可却气的手臂都在颤抖。常歌拉下她的手臂,还是别和阿笙较劲了。这段时间接触以来,他只从阿笙身上看到一件事,别惹火了她。

宋二笙不想说孟奔的事,她只说她自己的事。似笑非笑的看着常丽丽和常歌,“永远都别让我听见任何一句有关我父母的任何话。任何一句,都不行。你们敢再说一个字,下次泼到你身上的,就不是热汤了…….”

常丽丽只觉得宋二笙直盯着自己的眼神,好像电视上动物世界里狮子猎豹偶尔扫过来的眼神,冷漠到了目空一切…….

大眼睛小脸蛋居家美女生活照

宋二笙拉住一脸懵懂的孟奔,转身走了。

宋华楠等孩子们走远了,才站起来,拉拉衣服,“这天底下,不是只有你没父母。小孩子确实会口无遮拦,但我家阿笙,绝对不会说一句不得体的话!!事实真相如何,我也不在乎了。你们是故意曲解阿笙的意思还是诚心找茬,或者是根本就听不懂人话,我更不在乎。我想说的是,孟奔只有一位爷爷,你们有你们的逆鳞,不代表别人没有。阿笙可以为了孟奔着想,不说这件事,我不会。孟奔连父母是什么意义都不知道,我觉得他比你们这种一提父母就炸毛的人,可怜多了,也更强多了!!!”

所有人都惊讶了。这件事,还真谁都不知道。常歌和常丽丽的眼睛瞬间就瞪得巨大。

孟奔是走后门进来的,所有人都以为他家里很繁荣有地位,他演的好不好,连周康都不在意的。整个剧组就当个吉祥物一样在看待孟奔。谁知,那样一个单纯乐天,胖乎乎的小男孩,居然只有一个爷爷…….

而阿笙那么生气,都绝口不提孟奔的身世,如果她当时直接甩出孟奔的身世,给大家的震撼,给常丽丽他们的打击,会更大吧?真不知道该感慨阿笙嘴毒还是感慨她太善良了…….

孟奔一直被沉默的被宋二笙拉着走,直到回到住处,孟奔才小心翼翼的对宋二笙说,“三千…..你生气了啊?”

宋二笙一肚子的邪火就这么没了。遇见这么一个没心没肺的,她有什么好生气的啊…….

“吃饱了吗?”宋二笙问他。

孟奔摸摸肚子,其实不吃也成了,可想想三千沉下来的脸,“还想吃,没饱。”

宋二笙忽然有点哭笑不得,她避开孟奔的身世不谈,是只想照顾好孟奔的心情。可孟奔这样哄着自己,也是挺让她心里发酸的。“你的心,到底是怎么长的?我在你心里,就这么重要吗?”

他似乎越来越喜欢粘着她了。虽然自从出生他们俩就一直没怎么分开过,但她经常要去姥姥家住,孟奔也会有自己的玩具和兴趣,等她回家,也不会第一时间就来找她。有时玩的太专注,还会不知道她已经回家了。可自从她这次住院一直没回家之后,孟奔就好像忽然把她放到了一个特殊的位置上…….

她说不好这个位置到底是个什么地位,但是她隐隐觉得,孟奔对自己不同了。

真的是距离产生的美吗?

“重要。三千是我最重要的东西!!”

“…….”很想否认这句话,但似乎否认的话更不好听了,“我是人!!”

“哦,三千是我最重要的人!!”

这也没多好听。宋二笙给他削苹果,“你到底把你爷爷摆在什么位置啊?”真亏的孟爷爷能舍得孟奔离开他这么久。她爸还跟着三爷爷跑来这里一次呢……孟爷爷愣是从一开始就没露面…….

“位置?”孟奔捏苹果块吃,“爷爷就是爷爷而已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