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愿意。”虞子苏勾起一抹嘲讽的笑,云淡风轻地道。

她不明白虞老夫人为什么会理所当然地觉得她是应该这样做的,让她去给连夫人服软,完全是搞笑,好吗?

呵呵!

虞老夫人气得将一旁的茶杯拿来就往虞子苏的身上砸过去,“混账!”

虞子苏轻轻一闪身,躲开了,冷声道:“这件事情我不会同意的!”说完,就往外面走了出去。

而这个时候,虞丞相也刚好从外面走进来,虞丞相一看见虞子苏,有些惊讶地道:“子苏?你回来了?”那样的神情,带着一丝丝惊讶,还有一丝丝说不清,道不明的复杂。

虞子苏不明白,她只是觉得好笑,感觉自己已经成为这个丞相府里的局外人,他们是一家人,而她,不过是个外人罢了。

虞子苏点头,往外走的动作却是丝毫没有停顿。

“怎么不多呆一会儿?你……”虞丞相话一说出口,也是发现自己说的话很是好笑,感觉就像是留一个客人似的,于是后面的话就说不出来了,眼睁睁地看着虞子苏走出去。

而屋子里的虞老夫人将瓷瓶茶杯扔了一地,还在十分愤怒地道:“她是个什么东西!不过是个青楼妓子生出来的下贱玩意!要不是我们丞相府护着,她以为自己真的能够被封为什么郡主吗……”

虞老夫人被虞子苏这一顶嘴,又想起当初虞丞相为了去秦氏为妻,闹出的事情,心底的火气就忍不住上涌。

虞丞相听见自己母亲骂的话,忍不住皱眉,打断道:“母亲,你这都是说的什么话,你和子苏,怎么了?”

运动的大方体验

这些日子因为连夫人的事情,连阁老一派打压他们这一派的人打压得十分严重,让他觉得苦不堪言,每每上朝总能感觉背后有人指指点点,好不容易回府来,想要安静一会儿,又听见了刚刚在丞相府发生的事情。

他本来是想要来问责一下子苏的,可是刚刚看见子苏,倒是忘记了。

“发生了什么?”

虞老夫人有些癫狂地道:“你可是生的好女儿,都学会顶撞我这个祖母了!我不过就是让她去帮忙接连夫人回府吗,她身为郡主,好歹连家会给几分颜面,可是她却是毫不客气,一点情分都不留的拒绝了!”

“这都是造的什么孽呀!我这一身辛辛苦苦的都是为了谁呀,曲至,我对不起你呀!我愧对你,没能好好打理这虞家,没有……我这就下来陪你……”

虞老夫人说着,就往屋子里的房柱上撞过去。曲至,虞丞相父亲的名字。

虞丞相一急,急忙将虞老夫人拦下来,十分头疼地道:“母亲,你这是做什么!儿子……儿子明日便去找子苏说就是!让她一定答应下来去接连氏回来。”

虞丞相咬牙道,不过其实潜意识里,他也觉得让子苏去将连氏带回来是最好的办法。

“你说的都是真的?”虞老夫人抹去老脸上的泪水,揪着虞丞相地领子问道。

“是真的,是真的!”虞丞相已经被虞老夫人刚刚那一下子吓到了,急忙应道。

虞子苏才不知道虞丞相现在的想法,不过就算她知道的话,也不会放在心上的,对付这种人,只有无视,才能让自己心底不那么……想要打人。

虞子苏现在正在往打铁铺子那边走,只不过突然就有人蹦到了自己的面前。

“虞小姐,怎么你一个人出来了?”姜南笙老远就看见虞子苏了,见她一个人在大街上摇摇晃晃地走着,竟然觉得这个人比自诩风流潇洒的自己还要逍遥自在。

虞子苏一看是姜南笙,就没有多大的好感,要不是温文越,就凭当初百花宴上姜南笙怂恿皇后让她表演的事情,姜南笙最近就不会过得这么安逸潇洒。

虞子苏指着自己身后的苏诺,似笑非笑,杏眸如同一个圆月,“莫非姜公子没有看见我这身后的丫头么?”

姜南笙道:“呀,倒是小爷给疏忽了,在这里给虞小姐陪个不是了。”

虞子苏摇摇头,示意没事,便转过身离去,却被人一把拉住,来人一身紫衣,声音十分阴沉地道:“虞子苏,你这手欲擒故纵,你赢了!”

“三皇子,还请自重!”

虞子苏没有看见夜重旭是从哪个地方冒出来的,所以一下子就被夜重旭给扣住了手,不过还是很快就反应过来,身子诡异地一转,伸手往夜重旭肩膀上一点,趁着夜重旭手麻的瞬间,疾步后退。

夜重旭没想到虞子苏身手这么利落,错愕的同时,也不禁怀疑:“你不是虞子苏,你到底是谁!”

虞子苏目光一闪,快得谁也看不见,冷冷道:“三皇子真是说笑,我不是虞子苏,我不是虞子苏是谁?我可是还没有忘记当初三皇子让我三叩九拜求人的事情!”

夜重旭一怔,看着虞子苏那熟悉的容颜,又觉得自己是魔怔了,这个人明明就是虞子苏啊,可是,虞子苏什么时候有了这么高深诡异的功夫,莫非她一直都是在扮猪吃老虎吗?

虞子苏见他还是怀疑,忍不住心底一声暗骂,看来今儿个真的是不宜出行,要是不将这个怀疑的种子给铲了,还不知道以后会闹出些什么幺蛾子。

虞子苏不知道的是,过不了多久,还真的就因为她的变化,闹出些幺蛾子。

“三皇子莫非忘记了,当初三皇子在湖心亭里和婉柔妹妹相遇,还是因为我的原因?真是没想到……”虞子苏剩下的话没有说完,面上却是有着显而易见的恼怒和悲伤。

围观的百姓忽然想起当初传言虞家二小姐勾引自家姐姐的未婚夫,才导致三皇子和虞大小姐的婚事破灭的事情,都不由得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,对虞家二小姐的柔弱不由得多了更深一层的认识。

虞婉柔这个时候还一心躲在丞相府琢磨怎么让夜重旭回心转意,根本就不知道虞子苏不经意间让她的名声又低了一层,要是知道的话,只怕会跑出来跟虞子苏拼命。

夜重旭想的却不是众人想的那样,他想到的是,这件事情,只要他和虞子苏还有虞婉三个人知道,既然虞子苏能够说出来,那就说明她是虞子苏无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