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宋接着说道:“我想告诉大家,其实我看上的女孩子叫东方小月,也就是徐华东的女儿——徐可儿,她是我多年以来的一个梦想,我把唐氏指环送给了她,以表达我对她真挚的感情。”

唐宋停了一下接着说道:“正当我们热恋的时候,我父母发现唐氏指环丢了,他们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报了警,这才引起社会的关注,我怕唐家受到社会舆论的压力,就让徐可儿把指环送回唐家。你们说,唐氏指环是假的,这分明是在考验徐可儿对我的忠诚度吗?”

徐华东的脸此时像猪肝一样紫红。

此时突然有人大声说道:“唐氏指环对于商界来说一直是一个谜,既然今天商界精英都聚到一起,我想不如把唐氏指环拿出来,让众人开开眼界,一睹唐氏指环的风采?”

唐宋望向说话的人,他的心差点蹦出来。只见伍月在周超的陪伴下走进了会议室,她娇美的脸上,一双晶亮的眸子射出夺人的光泽,使得会场里所有的女人瞬间失去了色彩。

唐宋傻傻的愣在原地。会场里鸦雀无声,所有的人都被这一对俊男靓女给惊呆了。

伍月上前走了几步说道:“怎么,唐公子,一睹唐氏指环的风采是每个人的一个梦想,难道这点小小的要求,你们唐家也不能满足吗?”

唐宋从伍月的眼睛里看出了恨意和嘲讽,他知道他真的伤害了伍月。

人群开始骚动。大家对唐氏指环议论纷纷,都强烈要求看一看唐氏指环。

唐森林有些局促不安,他与唐宋耳语了几句。唐宋立刻安排李东去取唐氏指环。

徐华东有一丝的不安之后,却变得异常兴奋起来,他对众人摆手道:“大家别急,唐董事长是一位仁德的商人,他绝不会做自欺欺人的事情,流言所说的假指环是莫须有的事情,一会儿,大家就能见分晓了。”

唐宋看着徐华东幸灾乐祸的样子,十分厌恶。更让他眩晕的是,伍月居然这个时候出现,要看唐氏指环,不知道她安什么心,或许她是记恨自己吧,毕竟那枚真的唐氏指环在她手里珍藏了十年,她想看到指环也无可厚非。

戴帽子的小萝莉居家生活照

李东将唐氏指环拿来,在众目睽睽孩子下,唐宋打开了一个包装典雅的锦盒,他将一枚指环拿在手里,会场上的所有人通过现场的大屏幕看到了那枚耀眼的指环,众人唏嘘不已。

有人问道:“唐董事长,请问你们家的唐氏指环有什么标志吗?如何知道这枚指环是不是真的?”

伍月上前一步说道:“我见过真正的唐氏指环,指环的内壁上刻着一个篆体的唐字,一看就知道它经过了上百年的沧桑。”

有人喊道:“唐公子,请问,你手上的指环内壁,有‘唐’字吗?”

徐华东不紧不慢走到唐宋跟前客气地说道:“唐宋,让叔叔替大家验证一下真伪。”

唐宋不得不把指环递给徐华东。

徐华东接过指环假装仔细地看了看,然后皱起眉头,表情凝重的样子,他俯身趴到唐森林耳边耳语了一会儿。

会场里的人早就按耐不住了,齐声问道:“真的假的?”

徐华东耸耸肩,说道:“各位抱歉,恕我眼拙,我没有看到那个‘唐’字,或许刚才那位女士说的有误吧。唐氏指环怎么可能是假的呢?”

众人把目光投向伍月。

伍月义正言辞地说道:“我的确见过唐公子送给徐可儿的指环,上面的字迹异常清晰。况且,我和徐可儿也很熟悉,我们还曾在一起,共同欣赏这枚稀世之宝。当时徐可儿爱不释手,就将指环放在贴身衣襟保藏。”

唐宋仿佛看到了伍月叙述的情景,似乎猜到了徐可儿用卑鄙的手段偷走了伍月的指环。

唐宋上前一步,举起指环说道:“各位在场的朋友,我今天真的很抱歉,我要跟大家说一件事情,这枚指环的的确确是假的。当徐可儿把指环送回来为唐家解燃眉之急的时候,我的家人也忽略了鉴定真伪。”

唐宋走到徐华东跟前说道:“徐叔叔,请你帮我问一下许可儿,她把真的指环放在哪里了?叫她拿出来吧,这么多人都期待着呢。”

徐华东尴尬地站在那里,半晌无语,然后叹息一声说道:“可儿这孩子自小命苦,跟着我受了不少苦难。后来被我宠溺,养成了她做事急躁毛糙的性格,我想,说不定,她丢了唐氏指环,怕你怪罪,才弄个假指环滥竽充数吧。我回去一定严厉问问她,让她亲自到唐家赔罪。”

会场里议论纷纷,有的说是徐华东调了包,有的说是唐徐两家联手欺骗大家,一时间众说纷纭。

就在这时,徐可儿在王景林的陪同下走进会场。她一眼就看到了伍月,顿时大吃一惊。她指着伍月结巴着说道:“你——伍月,你没死?”

伍月上前一步,死死盯着徐可儿说道:“你认错认了,我叫周小月。”

徐可儿看到伍月的眼睛吓得躲到了王景林的身后,叨咕着:“她怎么没死,是人是鬼啊。”

伍月侧头看着徐可儿笑道:“徐小姐,你可能是不认识我了,但是我哥哥你总认识吧,他是周超。”

徐可儿看到周超虎视眈眈地看着自己,她心里更紧了。

伍月上前一步问道:“徐小姐,你也知道伍月被害死的事情吗?你知道是谁害死她的吗?”

徐可儿吓得赶紧摇头道:“我怎么知道是谁害死她的。”

伍月盯着徐可儿慌乱的眼神问道:“你怕什么?听说,你原名叫东方小月,我很好奇,你父亲东方洪当年也是被人陷害,你对这个有什么看法?”

徐华东见徐可儿赶来,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,急忙走过来,他挡住伍月问道:“你一个戏子,前几日刚刚勾引了我未来的姑爷,今天还有脸到这里指手画脚,真是不知道羞耻。”

周超上前一步,低头看着徐华东的一张臃肿的脸说道:“闭嘴!一个没有教养的人。干了偷梁换柱的勾当,还恶语伤人,故意搬弄是非。你这样的人早晚会有报应的。”

徐华东被激怒,吼道:“你们是哪里来的戏子,居然在会场扰乱公共秩序,我马上让人将你们驱逐出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