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小七木着脸看向说话那人。

   她生气了,这个长得跟年画上那娃娃那么丑的人居然说她美。

   沈小七觉得,这是才嘲笑她。

   眼前的人不就是觉得自己跟他一般丑吗?现在居然说反话嘲笑她?

   “姑娘,在下曹逢春,今日有幸得见姑娘如此芳言,姑娘可否告知在下,这么美的容貌得该有个多么美的名字啊!”

   曹逢春一袭水蓝色的外套,手执折扇,一副偏偏佳公子的样子正朝着沈小七走来。

   身后跟着一个跟他年纪差不多的小厮。

   曹逢春越看沈小七越觉得惊喜。

   这真是美人啊!

   没想到这穷乡僻壤之中还有如此佳人。

   看样子是刚从溪里洗澡出来。

   哎!为何不早些来一步呢?

   美女图片极品女优美艳写真图 柴小圣

   沈小七也不说话,一双大眼睛就这样直直地盯着曹逢春慢慢走近自己。

   曹逢春越看越觉得沈小七好看,特别是走近了看,沈小七那双大大的眼睛好像会说话一般。

   还有那鲜红欲滴的樱桃小嘴。

   因为刚从水里出来,他确定这姑娘一点胭脂都没有擦。

   只是,怎么这姑娘只看着自己,句话不说?

   “姑娘,你怎么不说话?”曹逢春终于发现了事情不对,从他刚才说话开始,眼前的美人都没有说一句话,甚至都没有脸红。

   难道……

   “阿福,你说这姑娘是不是又聋又哑?不然本公子……啊…我的眼睛…”

   曹逢春准备跟身后的小厮问话,哪知道刚准备转头,眼睛便受了一拳。

   “你,你大胆!你居然敢打我家公子,你看我,啊。”

   阿福看到自己主子被打了,自然是要帮忙的,可哪知道话没说完,人才刚动,自己便被人一拳打晕。

   “想不到你这么美的姑娘有着如此蛇蝎的心肠,你知道我是谁吗?你打了我家下人,就算是我喜欢漂亮姑娘,我也是……啊…”

   曹逢春另一只眼睛又是被打了一拳。

   沈小七看向曹逢春,开口道:“你眼睛有问题,不想要了我帮你。”

   曹逢春莫名其妙。

   不过他终于是听到美人开口了,原来不是聋子,也不是哑巴!

   这声音真是好听啊!

   “姑娘,虽然你打了我,但看在你这么美的……”

   说到美,曹逢春便停了下来。

   这次他没有被打,但眼前美人那要吃人的眼神,他终于是受不了了。

   “他只是晕过去了,你浇点水他就会醒来。”

   沈小七见曹逢春不再说了,也满意了。

   看了地上躺着的阿福,好心地提醒了一句,背着自己的小手,便打算离开小溪边了。

   “姑娘,还未请教芳名呢!”

   曹逢春愣神间,沈小七已经走远了,他回过神来大喊道。

   可是没有回答。

   要不是阿福从小就服侍他,要不是听人说这个林子深处很多野兽,他也就追了上去。

   不过,现在他是不敢了,照着沈小七说的,捧了一捧溪水,洒在阿福的脸上,没醒,然后又是一捧,还是没醒。再一捧,还没醒。

   “阿福!”

   曹逢春受不了了,趴在阿福耳边大叫一声。